所有评论
×
100个重要主题
×
百科阅读
×
延伸阅读
×
分享到: 更多
  • 所有评论
良心的呼唤

  人们告诉我们说,良心偏见产物,然而我从经验知道良心始终是不顾一切人为的法则而顺从自然的秩序的。

  要想禁止我们做这样或做那样,完全是徒然的;只要我们所做的事是井然有序的自然所允许的,尤其是它所安排的,我们就不会受到隐隐的良心呵责。啊,我的好孩子,现在大自然还没有来启发你的官能,愿你长久地停留在这幸福状态,因为在这种状态下,自然的呼声就是天真无邪声音

  你要记住,在它还没有教你以前,你提前去做,远比抗拒它的教导违反它的意旨;因此,为了能够在屈服于邪恶的时候而不犯罪,就必须首先学会抵抗邪恶。……

  我心性不定,抱着笛卡儿认为为了追求真理所必须抱有的那种怀疑

  这种状态是不堪持久的,它使人痛苦不安,除非有罪恶倾向懒惰心灵,是不愿意这样下去的。我的心尚未败坏到竟然乐于处在这种状态;一个人如果爱他自身更甚于爱他的财富的话,就能保持运用思想习惯

  我在心中默默地沉思人类悲惨命运,我看见它们漂浮在人的偏见海洋上,没有舵,没有罗盘,随他们的暴风似的欲念东吹西打,而它们唯一的领航人缺乏经验,既不识航线,甚至从什么地方来到什么地方去也不知道。我对自己说:“我爱真理,我追求它,可是我找不到它,请给我指出它在哪里,我要紧紧地跟随它,它为什么要躲躲闪闪地不让一个崇敬它的急切的心看见它呢?”……

  使我倍加为难的是:我是由一个武断一切、不容许任何怀疑教会养大的,因此,只要否定了一点,就会使我否定其余的一切东西,同时,由于我不能接受那样多荒谬决断,所以连那些不荒谬决断我也通通摒弃了。当人们要我完全相信的时候,反而使我什么都不相信,使我不知道怎样办才好。

  我请教许多哲学家,我阅读他们的著作,我研究他们的各种看法,我发现他们都是很骄傲、武断、自以为是的,即使在他们所谓的怀疑论中,他们也说他们无一不知,说他们不愿意追根究底,说他们要彼此嘲笑;最后这一点,所有的哲学家都是具有的,所以我觉得,这一点也就是他们唯一说得正确的地方。他们得意洋洋攻击别人,然而他们却没有自卫能力。如果衡量一下他们所说的道理,他们的道理都是有害于人的;如果问他们赞成哪一个人的说法,每一个人就说他赞成他自己;他们是为了争论才凑合在一起,所以听他们的那一套说法,是不可能解除我的疑惑的。

  我想,看法之所以如此的千差万别,人的智力不足是第一个原因,其次是由于骄傲心理。……

  在造物主让我们去争论的一个无边无际的大整体中,我们只是一个渺小分子,所以企图断定它是什么样子和我们同它的关系,完全是妄想。

  即使哲学家们有发现真理能力,但他们当中哪一个人对真理感到兴趣呢?每一个人都知道他那一套说法并不比别人的说法更有依据,但是每一个人都硬说他的说法是对的,因为那是他自己的。在看出真伪之后,就抛弃自己的荒谬论点采纳别人所说的真理,这样的人在他们当中是一个也没有的。哪里找得到一个哲学家能够为了自己的荣誉而不欺骗人类呢?哪里去找内心深处没有显扬名声打算哲学家呢?只要能出人头地,只要能胜过同他相争论的人,他哪里管你真理真理?最重要的是要跟别人的看法不同。在信仰宗教的人当中,他是无神论者,而在无神论者当中,他又是信仰宗教的人。

  人啊,别再问是谁作的恶了,作恶的人就是你自己。除了你自己所作的和所受的罪恶以外,世间就没有其他的恶事了,而这两种罪恶来源于你的自身。普遍的灾祸只有在秩序混乱的时候才能发生,我认为万物是有一个毫不紊乱秩序的。个别的灾祸存在于遭遇这种恶事的人的感觉里,但人之所以有这种感觉,不是由大自然赐与的,而是由人自己造成的。任何一个人,只要他不常常想到痛苦,不瞻前顾后,他就不会感觉到什么痛苦。只要我们不让我们的罪孽日益发展,只要我们不为非作恶,只要不出自人为,那一切就会好起来的。

  哪里是一切都好,哪里就没有不正义的事情。正义和善分不开的,换句话说,善是一种无穷无尽力量和一切有感觉的存在不可或缺的自爱之心的必然结果无所不能的人可以说是把他的存在延及于万物的存在的。创造保存能力永无止境工作,它对现时不存在的事物是不发生作用的;上帝不是已死的人的上帝,他毁灭和为害于人,就会损害他自己。无所不能的人是只希望为善的。可见,凡是因为有极大的能力而成为至善的人,必然是极正义的人;否则他本身就会自相矛盾,因为,我们所谓的“善”,就是由于爱秩序创造秩序行为,我们所谓的“正义”,就是由于爱秩序保存秩序行为

  人们说,上帝对他所创造生物没有欠付任何东西。我则认为,他还欠付他在赋予他们的生命的时候所答应他们的一切东西。使他们具有善的观念,而且使他们感觉到对善的需要,这就等于是许下了要把善给予他们的诺言。我愈扪心自问,我愈领会到刻画在我灵魂中的这句话:“行事正义,你就可以得福。”然而,把现在的事情拿来一看,却不像这句话所说的样子;坏人命运亨达,而正义的人一直是受到压迫。你看,当我们这样一直等待,以至我们的希望终成泡影的时候,我们的内心是多么的愤怒!良心终于反叛,对上帝发出怨言,它沉痛地喊道:“你欺骗了我!”……

  可以感知客观事物给我以印象内在感觉使我能够按照我天赋智慧判断事物原因。我根据这些印象内在感觉推出了我必须了解重大真理之后,我就要从其中找出哪些准则可以用来指导我的行为,哪些规律我必须遵循,才能按照使我降生在这个世界上来的神的意图完成我在世上的使命。由于我始终是按照我自己的方法去做,所以我这些规律并不是从高深哲学中引申出来的,而是在我的内心深处发现的,因为大自然已经用不可磨灭字迹把它们写在那里了。我想做什么,我只问我自己:所有一切我觉得是好的,那就一定是好的;所有一切我觉得是坏的,那就一定是坏的;良心是最善于替我们释疑解惑的;所以,除非是为了同良心刁难,我们是用不着那种诡谲论辩的。应当首先关心的是自己;然而内心声音一再告诉我们说,损人利己行为是错误的!我们以为这样是按照自然的驱使,而实际上我们是在违抗自然;我们一方面听从它对我们感官指导,而另一方面却轻视它对我们良心指导;主动的存在在服从它,而被动的存在却在命令它。良心灵魂声音欲念肉体声音。这两种声音往往是互相矛盾的,这不是很奇怪的吗?我们应该听从哪一个声音呢?理性欺骗我们的时候是太多了,我们有充分的权利对它表示怀疑良心从来没有欺骗过我们,它是人类真正的向导;它对于灵魂来说,就像本能对于肉体一样;按良心去做,就等于是服从自然,就用不着害怕迷失方向。说到这里,我的恩人看见我要打断他的话头,马上就接着说这一点很重要,叫我等他进一步把它解释清楚。

  我们的行为之所以合乎道德,在于我们本身具有判断能力。如果善就是善,那么,在我们的内心深处也应当好像在我们的行为中一样,把善看作是善,而行为正义的第一个报偿就是我们意识到我们做了正义的事情。如果说道德的善同我们人的天性是一致的,则一个人只有为人善良才能达到身心两健的地步。如果它们不是一致的,如果人生来就坏人,那么,他不败坏他的天性,他就不能停止作恶,而他所具有的善就将成为一种违反天性病根。如果人生来是为了要像狼吞噬动物那样残害他的同类,则一个人如果为人仁慈的话,反而是败坏天性了,正如豺狼一发慈悲,反而是失去狼性了;这样一来,我们就必然要悔恨我们做了合乎道德的事情了。

  年轻朋友啊!现在再回头来谈一谈我们自己,让我们放弃个人的利害看一看我们的倾向将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

  是他人的痛苦还是他人的快乐最能打动我们的心弦?是对人行善还是对人行恶最能使我们感到快乐,而且在事后给我们留下美好印象?你看戏的时候,最关心的是戏中的哪一种人?你喜不喜欢看作奸犯科的事?当你看到犯罪的人受到惩罚,你流不流眼泪?人们说:“除了我们的利益以外,其他一切对我们都没有什么关系。”然而,恰恰相反,正是温存友情仁慈的心在我们遭受痛苦的时候能安慰我们;而且,甚至在我们欢乐的时候,如果没有人同我们分享欢乐的话,我们也会感到孤寂苦闷的。如果人的心中没有一点道德,那么,他怎么会对英雄行为那样崇敬,怎么会对伟大人物那样爱慕?这种道德的热情同我们的个人利益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为什么愿意自杀卡托而不愿意做胜利的凯撒呢?剥夺了我们心中对美的爱,也就剥夺人生乐趣。一个人的邪欲如果在他狭隘的心中窒息了这种优美情感,一个人如果由于只想到自己,因而只爱他本人的话,他就再也感觉不到什么叫快乐了,他冰冷的心再也不会被高兴的事情打动了,他的眼睛再也不会流出热情的眼泪了,他对任何东西都不喜欢了;这可怜的人既没有什么感觉,也没有什么生气,他已经是死了。

  但是,不论这个世界上的坏人多么的多,像这样除了个人的利益之外,对一切公正善良的事情都无动于衷死尸般的人还是很少的。不公正的事情只因使人能得到好处,所以人们喜欢去做,除此以外,谁都是希望无辜的人能够获得保障的。当我们在大街小巷看到凶暴不公正的事情时,我们的心中马上就会激起一阵愤怒,使我们去保护受压迫的人;不过,我们受到了一种强制的义务的约束法律允许我们行使我们保护无辜者权利

  当我们看到慷慨仁慈行为时,我们将产生多么敬慕之心啊!

  谁不在心中想道:“我也要这样做吗?”

  两千年前的某一个人是好或是坏,当然是对我们没有多大的关系,然而我们对古代历史仍然是那样地感到关心,好像它们都是在我们这个时代发生的一样。卡提利纳卡提利纳(前108-前62):罗马贵族,在公元前63年企图政变推翻罗马共和国,结果被以西塞罗为首共和主义者击败。 的罪行同我有什么关系?是不是我怕做他的牺牲品呢?我为什么把他看作跟我同时代的人,对他感到那样的恐怖呢?我们之所以恨坏人,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损害了我们,而且是因为他们很坏。我们不仅希望我们自己幸福,而且也希望他人幸福;当别人的幸福无损于我们的幸福的时候,它便会增加我们的幸福。所以,一个人不管愿意或不愿意都会对不幸的人表示同情;当我们看到他们的苦难的时候,我们也为之感到痛苦。即使最坏的人也不会完全丧失这种倾向,因此,他们往往使他们的行为自相矛盾抢劫行人匪徒见到赤身裸体穷人也还拿衣服给他穿;最残忍杀人者见到晕倒的人也会把他扶起来。

  我们说悔恨呼声在暗暗惩罚那些隐藏的罪行,将很快地揭露它们的真情。唉!我们当中谁不知道这种声音是令人不愉快的呢?我们是根据经验说这种话的,我们想扼杀这种使我们极其痛苦酷烈感觉。我们服从自然,我们就能认识到它对我们是多么温和,只要我们听从了它的呼声,我们就会发现自己做自己的行为见证是多么愉快。坏人常常是提心吊胆的,而他一快乐,他就会得意忘形的;他带着焦急的目光环视他的四周,想找到一个供他取乐的目标;他不挖苦人和取笑人,他就感到忧郁,他唯一的快乐就是嘲笑他人。

  反之,好人内心是十分恬静的,他的笑不是恶意的笑而是快乐的笑,因为他自身就是快乐的源泉;无论他是独自一个人还是在众人当中,他都是同样的高兴;他不是从他周围的人的身上取得他的快乐,相反地,他要把他的快乐传给他们。

  看一看世界上的各民族,并浏览古今历史:在许多不合乎人情怪诞的礼拜形式中,在千差万别风俗习惯中,你到处都可以发现相同的公正和诚实的观念,到处都可以发现相同道德原则,到处都可以发现相同善恶观古代邪教产生了一些在世间可能被当作罪大恶极的人来惩治的丑恶的神,这些神所描述的最大的快乐是罪恶,是欲念。但是,邪恶即使具备神威,也徒然从上天降临人间,因为道德本能是不让它进入人类的心的。

  人们虽然赞赏丘比特放荡,然而对芝诺克拉底的克制仍然是十分钦佩的;贞洁卢克莱修敬拜无耻维纳斯,勇敢的罗马人供奉恐惧的神,他祈求那杀害父亲的神保佑,而自己却一声不响地死在自己的父亲的手里。最可鄙的神竟受到最伟大的人的膜拜圣洁的自然的呼声,胜过了神的呼声,所以在世上才受到尊重,它好象把一切罪恶罪人驱逐到天上去了。

  因此,在我们的灵魂深处生来就有一种正义道德原则;尽管我们有自己的准则,但我们在判断我们和他人的行为是好或是坏的时候,都要以这个原则为依据,所以我把这个原则称为良心

  我到处都听见一些所谓的智者闹闹嚷嚷地议论这句话,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这是幼稚的错误,是教育偏见!

  在人的心灵中只蕴藏着由经验得来的东西,而我们完全是根据我们获得观念判断其他的事物的。

  他们做得太过分了,这些所有各个民族都普遍承认的东西,他们也敢否认;为了反驳人类的这个一致的看法,他们暗中去寻找了一些既难于理解,而且只有他们才知道的例外的情形;好象一切自然的倾向都因一个民族败坏而全部被抹杀掉了,好象整个人类都因出现穷凶极恶的人而不能再存在了。多疑蒙台涅要那样辛辛苦苦地到世界的一个角落发掘一种违背正义观念习惯,有什么用处呢?他为什么要相信最不可靠的旅行家而不相信最有声名著述家的话呢?世界上的各个民族,尽管在其他方面各有不同,但在这一点上大家都共同归纳了这样一个一致的看法,所以,能不能单单凭我们无法理解地区原因形成的一些奇怪习惯,就可以把这个看法完全推翻呢?啊,蒙台涅,你自己夸你为人坦率,说的都是真理,要是一个哲学家真能坦率地说实在话,那就请你老实地告诉我,在这个世界上,哪一个地方的人把遵守自己的信念,把为人慈善和慷慨,看作是罪恶,而且,在那个地方好人是受到轻视,而不忠不信的人反而受人的尊敬

  人们说,每一个人都是为了他个人的利益才赞助公众福利的。那么,为什么好人要损自己而利大众呢?难道说牺牲生命也为的是自己的利益吗?毫无疑问每一个人都要为自己的利益行动,但如果不谈道德问题的话,是可以用私利解释坏人行为的,这样一解释,别人就不会再进一步问个究竟了。这种哲学是太可怕了,因为它将使人畏首畏尾地不敢去作善良行为,它将使人卑劣意图不良动机解释善良行为,它将使人不能不诬蔑苏格拉底诋毁雷居鲁斯。这样的看法即使在我们中间有所滋长,自然的呼声理性呼声也会不断地对它们进行反驳,决不让任何一个抱这种看法的人找到一个相信这种看法借口

  我不打算在这里讨论形而上学,因为它超出了我和你的理解能力,所以讨论一阵实际上也得不到什么结果。我已经向你说过,我并不是想同你讲什么哲学,而是想帮助你去问问你自己的心。当举世哲学家都说我错了的时候,只要你觉得我讲得很对,那就再好不过了。

  为此,我只要使你能够辨别我们从外界获得观念跟我们的自然的情感有什么不同就够了,因为,我们必然是先有感觉,而后才能认识;由于我们的求善避恶并不是学来的,而是大自然使我们具有这样一个意志,所以,我们好善厌恶之心也犹如我们的自爱一样,是天生的。良心作用并不是判断,而是感觉:尽管我们所有的观念都得自外界,但是衡量这些观念情感存在于我们的本身,只有通过它们,我们才能知道我们和我们应当追求或躲避的事物之间存在着哪些利弊

  对我们来说,存在就是感觉;我们的感觉力无可争辩地是先于我们的智力发展的,我们先有感觉,而后有观念

  不管我们的存在是什么原因,但它为了保持我们,便使我们具备适合于我们天性情感;至少,这些情感是天生的,这一点谁也不能否认

  就个人来说,这些情感就是对自己的爱、对痛苦忧虑、对死亡恐惧和对幸福向往。但是,如果我们可以毫无疑问地肯定说人天生就是合群的,或者至少是可以变成合群的,那么,我们就可以断定他一定是通过跟他的同类息息相连的固有情感才成为合群的,因为,如果单有物质上的需要,这种需要就必然使人类互相分散而不互相聚集良心之所以能激励人,正是因为存在着这样一种根据对自己和对同类的双重关系形成的一系列的道德

  知道善,并不等于爱善;人并不是生来就知道善的,但是,一旦他的理智使他认识到了善,他的良心就会使他爱善;我们的这种情感是得自天赋的。

  因此,我的朋友,我并不认为我们不能把良心的直接的本原解释为我们天性的结果,它是独立于理智的。要说是不能够这样解释的话,还不如说是不需要这样解释,因为,有些人虽然否认一切人类公认的这个本原,但却无法证明它不存在,他们只能够硬说没有这个本原罢了;而我们之断言它的存在,也像他们一样是有很好的根据的,何况我们还有内心证据,何况良心呼声也在为它自己辩护咧。如果判断光芒使我们眼花缭乱,把我们要看的东西弄得模糊不清,那就等我们微弱目光恢复过来,变得锐利的时候再看;这时候,我们在理智光辉之下马上就可以看出那些东西在大自然最初把它们摆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说得更确切一点,那就是:我们一定要保持天真,少弄玄虚;我们必须具备情感,应当以我们内心最初经验的那些情感为限,因为,只要我们的潜心研究不使我们走入歧途,就始终会重新使我们恢复这些情感的。

  良心呀!良心!你是圣洁本能,永不消逝天国声音。是你在妥妥当当地引导一个虽然是蒙昧无知然而是聪明和自由的人,是你在不差不错判断善恶,使人形上帝!

  是你使人天性善良行为合乎道德。没有你,我就感觉不到我身上有优于禽兽地方;没有你,我就只能按我没有条理见解和没有准绳理智可悲地做了一桩错事又做一桩错事

  感谢老天,我们才摆脱了这种可怕哲学玄虚,我们没有渊博学问也能做人,我们才无须浪费我们一生的时间研究伦理,因为我们已经以最低的代价找到了一个最可靠的向导指引我们走出浩大偏见迷津。但是,单单存在着这样一个向导不够的,我们还需要认识它和跟随它。既然它向所有的人的心都发出了呼声,那么,为什么只有极少的人才听见呢?

  唉!

  这是因为它向我们讲的是自然的语言,而我们所经历的一切事物已经使我们把这种语言全都忘记了。良心是腼腆的,它喜欢幽静;世人吵闹就会使它害怕

  有人认为产生偏见,其实偏见是它最凶恶敌人;它一遇到偏见,它就要躲避,或者就缄默不语;它们闹闹嚷嚷声音压倒了它的声音,使人们不能听到;偏执的想法竟敢冒称良心,而且以良心名义陷人于罪行。它因为受到人们误解感到沮丧;它不再呼唤我们,也不再回答我们;由于我们长期地对它表示轻蔑,因此,我们当初花了多少气力把它赶走,现在也要花多少气力才把它召得回来

  • 所有评论
分享到: 更多

序言

编者导言

博雅通识篇

生活知能篇

助人自助篇

附录

经典导读

聚集 7

话题:19

回帖:0

TED公开课爱好者

聚集 6

话题:10

回帖:0

“全人生命”讲座

聚集 6

话题:12

回帖:0

电影与人生

聚集 6

话题:11

回帖:0

艺术导赏

聚集 2

话题:9

回帖:0




汕头大学出版社 ©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