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评论
×
100个重要主题
×
百科阅读
×
延伸阅读
×
分享到: 更多
  • 所有评论
人作为自然界的臣相和解释者

  人作为自然界臣相解释者,他所能做、所能懂的只是如他在事实中或思想中对自然进程所已观察到那样多,也仅仅那样多:在此以外,他是既无所知,亦不能有所作为。

  人类知识人类权力归于一;因为凡不知原因时即不能产生结果。要支配自然就须服从自然;而凡在思辨中为原因者在动作中则为法则

  在获致事功方面,人所能做的一切只是把一些自然物体加以分合。此外则是自然自己在其内部去做的了。

  着眼于事功自然研究是为机械学家数学家医生炼金家和幻术家从事着;但都(如现在的情况)努力甚微,成功亦少。

  自然的精微较之感官理解力精微远远高出若干倍,因此,人们醉心的一切“像煞有介事”的沉思揣想诠释等等实如盲人暗摸,离题甚远,只是没有人在旁注视罢了。

  正如现有的科学不能帮助我们找出事功现有逻辑亦不能帮助我们找出新科学

  现在所使用逻辑,与其说是帮助追求真理毋宁说帮助着把建筑流行概念上面的许多错误固定下来并巩固起来。所以它是害多于益。

  三段论式不是应用于科学的第一性原理应用于中间性原理又属徒劳,这都是由于它本不足以匹对自然的精微之故。所以它是只就命题迫人同意,而不抓住事物本身。

  三段论式命题组成命题为字所组成,而字则是概念符号。所以假如概念本身(这是这事情的根子)是混乱的以及是过于草率地从事实抽出来的,那么其上层建筑物就不可能坚固。所以我们的唯一希望乃是一个真正的归纳法

  历来处理科学的人,不是实验家,就是教条者。实验家像蚂蚁,只会采集和使用;推论家像蜘蛛,只凭自己的材料来织成丝网。而蜜蜂却是采取中道的,它在庭园里和田野里花朵中采集材料,而用自己的能力加以变化和消化。哲学的真正任务就正是这样,它既非完全或主要依靠心的能力,也非只把从自然历史机械实验收来材料原封不动、囫囵吞枣地累置在记忆当中,而是把它们变化过和消化过而放置在理解力之中。这样看来,要把这两种机能,即实验的和理性的这两种机能,更紧密地和更精纯结合起来(这是迄今还未做到的),我们就可以有很多的希望

  这样看来,我们就有很多的根据希望,在自然的胎宫中还贮有许多极其有用的秘密东西,与现在已知的任何东西都不贴近,也无可比拟,而完全处于人们想象熟路之外,迄今尚未被发现出来。无疑,在此后若干年月行进运转当中,这些秘密迟早亦要同其他已经现出的东西一样自行显露出来。不过若是使用我们现在所论的方法,我们就能迅速地、痛快地、同时一齐地把它们引现出来和提前促成罢了。

  • 所有评论
分享到: 更多

序言

编者导言

博雅通识篇

生活知能篇

助人自助篇

附录

经典导读

聚集 7

话题:19

回帖:0

TED公开课爱好者

聚集 6

话题:10

回帖:0

“全人生命”讲座

聚集 6

话题:12

回帖:0

电影与人生

聚集 6

话题:11

回帖:0

艺术导赏

聚集 2

话题:9

回帖:0




汕头大学出版社 ©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