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评论
×
100个重要主题
×
百科阅读
×
延伸阅读
×
分享到: 更多
  • 所有评论
爱上不完美的自己

  我曾在一次巡回东南亚时,在新加坡对超过三百位企业领袖创业家演讲演讲结束礼堂清场后,一位高贵男士跑来找我。从外表看来,他就跟刚才任何一位听众一样,成功且充满自信,所以当我听到他的第一句话时,觉得非常惊讶

  “力克,帮帮我。”他恳求着。

  随后我知道,这位事业有成男士拥有三家银行,但是他谦卑地请我帮助他,是因为财富无法让他避免他正在经历的极端痛苦

  “我有个很棒女儿,今年14岁。不知为了什么可怕理由,每次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都说丑死了。”这位父亲说道,“她完全看不到自己的美好,这真的让我伤透了心。我该如何让她看见我所见到的呢?”

  这个男人悲痛很容易被理解,因为对父母来说,最难承受的就是看着自己的儿女受苦。他正试图帮助女儿摆脱“自我厌弃”,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如果年轻健康时都无法接受自己,那么等到年纪大了,身体又有病痛时,该怎么办呢?而且如果随随便便就厌恶自己,以后也很容易因为上百个任性毫无价值理由而讨厌自己。如果你一直把注意力放在缺点,而不是你的长处上,青春期不安会让人掉入向下的螺旋之中。

  《圣经》告诉我们,人是“奇妙可畏的受造物”《圣经·诗篇》第139篇第14节:“因我受造,奇妙可畏。” 那么,为何爱自己本来的样子,会是如此困难?为什么我们常常觉得自己不够美、不够高不够瘦不够好?我相信这位新加坡父亲一定用了非常多的爱与赞美试图女儿建立自信自尊父母与爱我们的人可能费尽一切心力,要让我们变得坚强、更有自信,结果同学主管同事一句恶劣批评,就让他们前功尽弃。

  当我们让别人的意见左右我们对自己的感受,或是去跟别人比较时,就会变得脆弱,并落入受害者心态。当你不愿接受自己,也就不太愿意接受别人,结果只会导致孤独孤立。有一次,我在对一群青少年演讲提到,想要让自己更受欢迎渴望,其实常常会让人排斥那些比较不引人注目或不是运动健将型的孩子。为了更清楚地说明我的观点,我提出一个很直接的问题:“你们有多少人会想跟我做朋友?”

  还好,大部分人都举手了。

  接着我又扔出另一个让他们很困窘的问题:“所以,我长得怎么样没关系,对不对?”

  我让现场孩子思考几分钟。我们刚刚才谈到为了融入同侪现代青少年花了太多时间烦恼该如何穿衣服该剪什么样的酷发型体重不要太重也不要太轻肤色不要太黑也不要太白之类的事。

  “你们怎么会想跟一个没手没脚的家伙做朋友——他应该是你们碰过最怪的家伙——但是却不理某个同学,只因为他没有穿对牛仔裤,没有干净肤色标准身材?

  当你用严苛标准评断自己,或是在自己身上加诸强大的压力时,就很容易批判他人。当你像上帝爱你一样地爱自己、接纳自己,就打开通往平静与圆满的大门

  青少年年轻人背负巨大压力,似乎全球皆然。我曾应邀中国韩国演讲,因为这些发展快速、辛勤工作国家出现了日益严重的忧郁自杀现象,让我很担心

  100年前,韩国几乎没有基督徒;如今根据估计,当地4800万的人口中,有三分之一自认是基督徒。然而,即使在属灵方面有如此大的成长,因为长时间工作关系,这里的人仍然活在高度压力中。校园里压力也很大,许多年轻人认为,只有“第一”才值得追求,所以让自己绷得很紧。如果不能到达顶尖位置,他们就觉得自己输了。我告诉韩国学子,即使考试没过,也不会让他们变成失败者。在上帝眼中,每个人都有价值,我们应该像他爱我们一样爱自己。

  我所宣扬的爱自己与接纳自己,并不是指自私、自负。这种爱自己的形式其实是“没有自己”(self-less)——你的付出超过你所得到的;不等别人要求自动供应;拥有的东西不多时依然与人分享;你借由带给别人欢笑找到快乐;你爱自己是因为你不是只在意你自己;你对自己原本的样子很满意,因为你让别人在你身旁很高兴

  但假如你就是无法爱自己,因为没有人爱你呢?我想,这是不可能的。你知道的,你我都是上帝孩子,我们都拥有他无条件的爱、他的怜悯和他的宽恕。每个人都应该爱自己,了解自己是不完美的,并原谅自己的过错,因为上帝已为我们做了这一切。

  我曾经在南美哥伦比亚的一个戒毒中心演讲听众包括吸毒者和曾经有过毒瘾的人,他们几乎不尊重自己身为人的价值,以至于用毒品摧毁人生。我通过翻译向他们保证,无论已经吸毒多久,上帝都无条件地爱他们。听到我这样说,这些人的脸上有了光彩。如果上帝愿意赦免我们的罪、像那样爱我们,为什么我们不能原谅自己、接纳自己?

  就像那位新加坡银行家女儿一样,这些哥伦比亚毒瘾者也迷失了。他们因为某些理由贬低自己,觉得自己不配拥有最好的人生。我告诉他们,每个人都值得拥有上帝的爱,如果他赦免我们、爱我们,我们也应该原谅自己、爱自己,然后尽全力追求美好人生

  当耶稣被问到最重要诫命是什么时,他回答:第一条是尽心、尽性、尽意、尽力去爱上帝,第二条是要爱邻舍如同爱自己《圣经·马太福音》第22章第36至39节;《路迦福音》第10章第27节。 。爱自己并非自私自满或以自我为中心,而是将你的生命视为一份礼物,好好地照顾分享,为人们带来祝福

  不要执着于自己的不完美、失败或错误,而是要把焦点放在你所领受祝福,以及你可以做出贡献,无论贡献的是才华知识智慧创意、勤奋,或是一个滋养人心灵魂。你不必为了达到别人的期望而活:你可以定义自己的完美。

  自恋不叫做爱自己

  精神病学家作家伊丽莎白·库伯勒·罗斯( Elisabeth Kubler-Ross) 说过,人好像彩绘玻璃窗,“当外头有阳光时,玻璃窗看来闪闪发亮;然而一旦黑夜来临,只有从里面发光,它们真正的美才会显露出来。”要活得无所局限,特别是要战胜沮丧药瘾酒瘾或其他重大挑战,你必须打开内在灯光。你要相信自己的美好价值相信你是个可以发挥影响力的人、重要的人。

  找到自己的目的,是活出没有限制人生的第一步。而即使面对困难,依然对未来抱持希望、对生命的各种可能性怀抱信心,则会让你继续往目标迈进。但要实现梦想,你内心深处必须相信自己值得拥有成功与幸福:你必须爱自己,就像上帝爱所有对自己忠实的人一样。

  我有个朋友对自己很满意,总是很平和,而且热情地发展自己的天赋,所以时时散发出美好感受。我喜欢跟他在一起,每个人都喜欢,为什么?因为他由内在发光。他喜欢自己,但不会让人觉得“你真拽”的那种喜欢;他相信自己是个蒙福的人,即使事情不顺心、即使他像你我一样苦苦挣扎时,依然如此。

  你一定认识这种会散发愉悦气息的人,就像你可能也会认识完全相反的人,他的苦毒和自我厌恶让每个人都想逃开。假如不接受自己,不但会导致自我毁灭,还会被孤立

  如果你没有从内在发光,可能是因为你仰赖别人给你肯定、给你信心、让你觉得自己被赏识。但这条路一定会走向失望,因为你必须先接受自己才行。衡量身为人的美好价值唯一的基准,在你的内在

  我知道说的比做的简单,我自己也有过挣扎。由于父母基督徒,我从小就被教导耶稣爱我,而我是上帝按他计划所造的完美创作。不过,只要某个流鼻涕小鬼向我冲过来、对我大叫“你是怪物”,爸妈的《圣经》教诲,以及家人为了鼓励我所做的一切努力,马上就垮了。

  生命可能会很残酷。人们也许是不为他人着想,或者单纯就是坏,所以你必须向内寻求力量;如果内在力量不行,你总是可以向上仰望上帝,他是力量与爱的终极源头

  接纳自己与爱自己非常重要,不过,这两个概念近来却常常被误解。你应该因为自己反映上帝的爱、因为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是要做出独特贡献而爱自己。有太多青少年成年人接受了一个比较肤浅含义认为接纳自己与爱自己就是自恋或自我耽溺,这是因为实境秀、电影播客网路影片不断地推销美貌名流崇拜。你在看那些节目时,很容易就会忘了人生有比美貌奢华生活和勾搭上某人更重要的目的。无怪乎愈来愈多名流出现戒毒中心而不是教会,他们有太多人崇拜的是错误的虚荣骄傲放纵之神。

  我无法想象过去有哪个时代像现在一样,被满满谎言包围。我们成天被这样的讯息轰炸:你必须有某种外型、某种车子、某种生活形态,人生才算圆满、成功,才会有人爱你、欣赏你。许多人认为色情影片通往名声财富成就捷径,这种现象让我们的文化岌岌可危。

  如果狗仔队兴趣对象是努力求知、获取更高学历大学生,或是把药品希望带到贫困地区宣教士,而不是去跟踪那些前科累累、身上布满针孔、多次进出戒毒中心的人,你觉得这样是不是好多了?但这个世界还没有彻底迷失,因为我看到许多男女老少参加宗教仪式节庆,通过学习邻舍寻求满足;我看过青少年成年人利用假期,到第三世界国家帮人盖房子,到北美一些贫困地区服务有需要的人。所以,并非每个人都沉迷于整形、抽脂减肥和LV包包

  当你被物质事物和表相的美丽困住、当你让别人决定你的价值时,你就是过度地自我放弃,也浪费了你所领受福分。有个叫克莉丝蒂女孩看过我的DVD之后,写信给我:“你让我明白,如果不爱自己,别人爱你又有何意义?我大约一年前见过你,这是第二次,我觉得应该让你知道你对我的影响。你教会我要为自己站起来、要爱自己本来的样子、要照我想要的方式生活……现在,我对自己的感受已经改变了,男友也注意到我的大转变,他非常感谢你。以前他一直很怕我有一天会做傻事,杀了我自已。但现在我已经改变人生快乐很多了!”

  找出一个你喜欢自己的地方,一个就够

  我的话能够引起克莉丝蒂共鸣,是因为我也曾经像她一样。7岁时的某一天,我在学校过得特别痛苦经历排斥沮丧;回到家后,我瞪着镜子看了几个钟头。大部分青少年担心的是青春痘头发顺不顺,这些问题我都有,除此之外,我还缺少四肢

  “我真是个长相怪异的家伙。”我想着

  悲伤淹没了我。我纵情自怜了五分钟,接着内心深处有个声音说道:“好啦,就像妈妈说的,你就是少了几个零件,但你有些地方也很好啊。讲一个,有胆你就讲一个。只要一个就够了。”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好一会儿,最后终于想到一件正面的事。

  “我的眼睛不错,有女生说过我的眼睛好看。就算没别的,我还有这个,而且没人能改变这一点!我的眼睛永远不会变,所以我永远都会有漂亮眼睛。”

  当你因为受到伤害,或是被人欺侮、鄙视而情绪低落时,就去照镜子,然后找出一个你喜欢自己的地方。不一定是长相,也可能是才华性格,反正就是能让你对自己感觉良好特质。然后花一些时间好好思考你这个特点,对它表达感激,并且要知道,你的美好价值来自于你被创造成一个独特的人。

  不要自我放弃,说自己“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我们对自己太严苛了,特别是不当地拿自己去和别人比较时。我跟青少年谈话的时候就特别注意到这一点,好多孩子觉得自己很矬,要不然就是觉得没人会爱他。

  所以在学校青年团体演讲时,我常常向在场的青少年强调:“我爱你们本来的样子。在我看来,你们漂亮得很。”

  这些简单的话从我这个长相怪异陌生人口中讲出来,似乎总能激起一阵涟漪——事实上,这些话引起相当大的反应

  典型反应是从一阵隐约的啜泣声压抑住抽鼻子声音开始,我会看到一个女孩低着头,或是一个男生用手捂住脸。接着,强烈的情绪仿佛会传染似的横扫整个演讲会场眼泪从那些年轻脸庞滑落,肩膀因为想抑制啜泣声颤抖;女孩们依偎在一起,男孩子离开会场,不想让人看到他们的脸。

  头几次发生这种情况时,我吓了一跳,心想这是怎么回事?他们的反应怎么这么激烈?

  我的听众解答了我的疑惑演讲结束后,不分老幼排队拥抱我、分享他们的感受。通常这个队要排上好几个小时,反应热烈。

  现在的我可以算是个帅哥,不过人们可不是冲着我的潇洒,才花几个钟头排队等着抱我。真正吸引他们的是,我拥有许多人生命中欠缺的两项强大力量——无条件的爱与自我接纳

  我收过许多E-mail和信件,也跟很多人聊过,老少都有。这些人都曾经想过要自杀,因为他们失去了爱自己的能力。当你受到伤害时,会筑起高墙,免得再被伤害一次,但是你不能在心的周围筑起一座内在的墙。如果你爱自己原来的样子、爱自己内在外在天生的美,人们就会被你吸引,然后也看见你的美。

  爱自己爱到可以嘲笑自己

  亲朋好友会说我们很好看、他们爱我们、困难阶段就要过去了等等,一天可以说上一百次,但我们常常不在乎这些支持的话,非要抓住伤痛不可。我有好一段时间也是这样,爸妈常常得花好几个星期来消除某一两位嘲笑我的小孩造成伤害。然而,当有个跟我同龄的人终于向我伸出手时,我转变了。记得以前班上有个女生说我“很好看”,让我飘飘欲仙了一个月。

  当然,不久之后,13岁的我有天醒来,发现鼻头冒出一颗青春痘,它可不好看。这是一颗熟番茄型的超大青春痘

  “看看这个,这也太惨了吧。”我告诉妈妈

  “不要抓它。”妈妈说。

  用什么抓?我很好奇

  带着这颗青春痘去上学时,我觉得自己是地球上最丑的男孩。每次经过一间教室、在窗户看见自己的倒影时,我只想逃开、躲起来。其他的孩子猛盯着我的痘痘瞧,我真希望消失,但两天后它却变得更大,成了全宇宙最大、最红的青春痘。我开始担心,有一天这颗痘子会变得比我整个人还重。

  这颗怪物青春痘并没有消失,八个月后还在那里。我觉得自己就像澳大利亚版的“红鼻子鲁道夫”Rudploh the Red Nose,鲁道夫是只红鼻子麋鹿,因为跟其他的鹿不一样,经常被欺负。有次遇到大风雪能见度非常低,圣诞老公公看到鲁道夫红鼻子大雪中十分明显,就叫他带头,最后顺利把礼物发送完,而红鼻子鲁道夫也成了英雄。 。

  后来妈妈终于带我去看皮肤科医生。我跟医生说,就算要动大手术,我也要把这东西弄走。他用超大放大镜仔细检查——仿佛他看不见这颗痘子似的,然后说:“嗯,这不是青春痘。”

  我心想,管它是什么,帮我弄掉就是了,可以吗?

  “这是皮脂腺肿大,我可以切掉或烧掉,但无论用哪种方法留下来的疤痕都会超过原来这个小红点。”他说。

  小红点?

  “它大到我都看不见它周围了。”我提出异议。

  “你宁愿带着疤痕一辈子吗?”医生问道。

  这个巨大的非青春痘继续留在我的鼻子上,我祷告,也为它苦恼了好一阵子,但最后我了解到,这颗红色发亮小球不会比我没有四肢这件事让我更容易被人消遣。如果人家愿意跟我讲话,那是他的损失。我决定要这么想。

  如果我发现有人正盯着它瞧,我会开玩笑说我正在养另外一个鼻子,打算将来拿到黑市卖掉。当别人发现我可以嘲笑自己,就跟着我一起笑了起来,而且心有戚戚焉。毕竟,谁没长过青青痘?就算布拉德·皮特也有啊。

  有时候,是我们自己把事情看得太严重,才会让小事变大。青春痘是其中一个例子。我们都是全然不完美的人类,有些人或许比其他人好一点,但每个人都有缺陷和短处。不要把每个面疱皱纹看得太严重,因为有一天,你碰到真正麻烦大事,那时你要怎么办?所以,当生命让你头上、鼻子上肿了几个小包包时,不妨一笑置之吧。

  美是盲目的

  你知道什么是真正可笑的吗?虚荣心非常可笑,因为当你认为自己漂亮、性感、值得登上时尚杂志封面时,生命马上会让你知道,美真的是由观者决定的,而且外在的美根本无法与内在相提并论

  最近我遇到一位澳大利亚盲眼小女孩,我们一起参加一项叫做“乐跑”的活动,为贫穷孩子募集医疗设备。这个女孩大约五岁,活动结束后,她妈妈介绍她跟我认识,并向她解释我生来没有手也没有脚。

  盲眼朋友通常会要求碰触我的身体,好了解没有四肢是什么模样。我不介意。所以当这个女孩问她妈妈可不可以让她自己“看看”是怎么回事时,我同意了。她妈妈牵着她的手从我的肩膀摸起,一直摸到我的小左脚小女孩反应有趣。当她碰到空荡荡肩窝奇怪的小左脚时,显得很平静;然后,当她把手放到我脸上时,她尖叫了起来!

  这也太好笑了吧。

  “怎么啦,我长太帅吓到你了吗?”我笑着问道。

  “不是啦!你怎么都是毛?你是狼吗?”

  她从来没摸过络腮胡,所以摸到我的胡子时,她吓坏了。她跟她妈妈说,我脸上有这么多毛还真可怜。对于什么叫做有魅力,这个女孩有她自己的想法——我的胡子显然不是她的菜。我倒不会生气,反而很高兴再次被提醒:美是由观者眼睛触摸定义的。

  我的美就在于我的“不同”

  人真的很无聊。我们花了一半的时间融入人群,然后再花另一半时间企图让自己显得突出。怎么会这样?我有这种状况相信你也有,因为这似乎很普遍,是人性的一部分。为什么我们就是无法对自己满意,不知道自己是上帝造物,用以反映他的荣耀?

  还在念书时,我费尽心力融入周遭环境,就像大多数青少年一样。你有没有注意到,即使是想要“与众不同”的青少年,也总是和那些穿着、谈吐、举止都跟他们差不多的人混在一起?那是怎么回事?如果你跟身边的人一样,穿黑色衣服涂黑色指甲油抹黑色唇膏、画黑色眼线,这样你会有什么出众之处?不是反而成了随众吗?

  在身上刺青打洞曾经被视为粗犷个人主义表现,不过,现在连婆婆妈妈都去刺青打洞了呢。想要表现你的独特性,应该有比跟随一时的流行更好的方式吧?

  我采取的态度或许可以供你参考:我认定我的美就在于我的“不同”,因为事实上,我就是跟人家不一样。我就是独一无二的我,从来不会有人认为我很“一般”,或者叫我“另一个家伙”。在人群中,我站起来可能不高,但肯定很醒目。

  这个态度对我还挺管用的,因为无论大人小孩,第一次看到我都会有一些很奇怪反应小孩子认为我是从另外一个星球来的,或者是某种怪兽;青少年比较会乱想,所以他们觉得我是被斧头杀人狂砍断手脚之类的;大人也会有奇怪结论,常常怀疑我是人形模特儿玩偶

  有一次去加拿大拜访亲友,他们第一次带我去进行万圣节的“不给糖就捣蛋活动,找来一个很大的恐怖老人面具套在我整个身体上,然后抱着我挨家挨户去拜访。一开始没引起什么反应,后来我们发现原来大部分人都以为我不是“真的人”——有一位女士把我最喜欢的棒棒糖塞进我的袋子里,我就跟她说“谢谢!不给糖就捣蛋!”结果把这位女士吓得往后跳开。

  “里头有个小孩吗?”她大叫,“我以为你们带的是个洋娃娃!”

  “嗯,我是很可爱啦。”我心想。

  当我也很爱闹时,还颇能享受这种独特性的种种好处。我喜欢堂兄弟姊妹和朋友们在购物中心乱逛,几年前的某天,我们在澳大利亚一家购物中心看到邦兹内衣橱窗展示——邦兹是个历史悠久内衣裤品牌橱窗里的人形模特儿穿着邦兹白色紧身内裤,这个模特儿身体跟我一样,只有头和躯干,没有四肢——但是有六块漂亮腹肌。那天我刚好也是穿邦兹内裤,因此我的堂兄弟跟我决定让我也去当橱窗模特儿。我们走进店里,堂哥堂弟把我举起来,放进橱窗里,让我就站在那个人形模特儿旁边。

  接下来的五分钟,鱼儿不断上钩。每当有人停在橱窗前,或是看我一眼,我就扭一扭、笑一下、眨个眼、鞠个躬,结果把他们吓坏了!当然,这个小把戏让我的共犯在店外头笑到快翻过去。后来他们说,如果我的演讲事业不怎么顺利的话,应该可以去百货公司展示用的假人

  打开内在的爱之光

  我已经学会用笑来面对身体上障碍,以及它所引起的奇怪反应。不过,当你怀疑自我价值,或是无法爱自己原本的样子时,有更好的方法可以克服这些问题——与其执着于内在痛苦,不如走出去,想办法减轻别人的痛苦,把注意力放在需要帮助人身上。

  例如去收容所义工、帮孤儿募款、为地震灾民发起义卖,或是参加慈善性质的健走、骑单车舞蹈马拉松活动以募款。你要站起来,走出去。

  当我这么做的时候,发现这可能是打开自己内在的爱之光最好的方式

  如果你无法解决自己的问题,就去解决别人的吧。毕竟,施比受更有福,不是吗?如果你不爱自己,就把自己送给别人,你一定会对这样做让你觉得自己多有价值,而感到十分惊讶

  我是怎么知道的?拜托,老兄看看我,看看我的人生。在你眼中,我像个快乐又满足的人吗?

  隆鼻无法给你充满喜悦人生法拉利不会让你被数百万人景仰。你内在已经拥有值得被爱、被珍惜的东西,现在只要将它们释放并扩大。你不会永远都是完美的,这样很好。人生目的不是获得完美,而是探索完美。

  你想要继续努力、继续成长、继续付出你能付出的一切,如此一来,你就可以在最后回首人生时说:“我已经尽全力了。”

  现在就看着镜子说:“这就是我的样子:我愿意接受挑战,成为最好的自己。”你是美丽的,因为上帝按着他的目的创造了你:而你的挑战在于,要找出那个目的,然后以希望燃料,用信心驱动,并且尽量运用你的“独你性” (youniqueness)。

  要治愈自怜和受害者情结,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爱自己、接纳自己。毒品酒精糜烂性生活只能给人暂时的解放,最后带来的是更大的痛苦。当我将自己视为上帝孩子,而且是它计划的一部分时,我的生命彻底改变了。或许你不信基督,但你总可以相信地球上走这一遭,肯定有你的价值目的

  做个朋友,要快乐哦!

  要找到内在的快乐,我建议你不要只把焦点放在自己身上,要用你的天赋聪明才智性格帮助他人创造美好人生。我曾是接受的一方,而那样做改变了我的生命,这么说一点也不夸张。

  16岁时,我就读于昆士兰的朗孔高中放学后,我通常必须等一两个小时才有车回家,这段时间,我四处跟其他同学阿诺先生聊天。阿诺先生很了不起,他不是校长也不是老师,而是学校工友,但他却是个从内在发光的人。他颇能自处,穿着工作服一样怡然自得,所以每个人都很尊敬他、喜欢跟他在一起。

  阿诺先生什么都能聊,他充满灵性,而且很有智慧。午餐时,他偶尔会跟一些年轻人讨论基督信仰,也邀请我参加——即使我跟他说,我对宗教不是那么有兴趣。不过我很喜欢他这个人,所以也开始参加他们的聚会

  阿诺先生鼓励大家谈谈自己的生活,但我总是拒绝。“说嘛,力克,我们都想听听你的故事。”他说,“我们想更认识你,想多知道一些你的想法。”

  我拒绝了三个月。“我没什么故事好讲的。”我这么说道

  最后因为磨不过他,加上看到别的孩子都能坦然地说出自己的感受体验,于是我终于答应下一次会跟大家聊聊我的事。我非常紧张,事前还准备写满重点的卡片(很蠢,我知道)。

  我并没有想要感动谁。我告诉自己,我只想把这件事做完,然后走人,就这样。但是,有一部分的我却很想让其他人知道,我也有跟他们一样的感觉伤痛恐惧

  那天我大约花了十分钟,谈到没手没脚的成长过程是什么状况。我说了难过的事,也提到好玩的事;另外,我不想让自己像个受害者,因此也讲到得意的事。而既然这是个基督徒团体,我于是提到有时我会觉得上帝忘了我,或者,我是他极少数的失误。接着我向大家解释我是如何慢慢了解到,或许上帝对我是有个计划,只是我还不明白那是什么。

  “我正慢慢学着要有多一点信心明白自己不是个失误。”我加上这一句,试图逗大家开心。

  总算讲完了,我松了一口气,觉得好想哭。然而让我讶异的是,房间里大多数孩子反倒都哭了。

  “我有那么糟吗?”我问阿诺先生。

  “不,力克,”他说,“你好棒。”

  起先我觉得他只是好心,而这群孩子也只是假装被我的演讲感动。毕竟他们是基督徒,做人本来就应该很好。

  然而,之后有个人邀请我到他教会青年聚会分享,另一个孩子则请我去他教会主日演讲。接下来的两年里,我应邀到许多教会青年团体服务性社团分享我的故事

  高中时期,我曾特地避开基督徒团体,因为我不想被当成整天传教宗教狂热分子。我故意表现得很粗鲁,有时还骂脏话,好让人觉得我很“正常”而接纳我。但事实上,是我还没接纳自己。

  显然,上帝颇有幽默感,他把我拉进我努力想逃开团体演讲。也就是在那里,上帝显明了他对我人生的计划。他让我知道,即使我并不完美,但可以和人分享的东西却很多,可以让别人的人生过得更轻松的祝福也很丰富

  你也是一样。我们都不完美,所以必须分享自己得到的美好馈赠。向自己的内在探寻吧,那儿有熠熠盛光,正等着发亮。

  • 所有评论
分享到: 更多

序言

编者导言

博雅通识篇

生活知能篇

助人自助篇

附录

经典导读

聚集 7

话题:19

回帖:0

TED公开课爱好者

聚集 6

话题:10

回帖:0

“全人生命”讲座

聚集 6

话题:12

回帖:0

电影与人生

聚集 6

话题:11

回帖:0

艺术导赏

聚集 2

话题:9

回帖:0




汕头大学出版社 ©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