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评论
×
100个重要主题
×
百科阅读
×
延伸阅读
×
分享到: 更多
  • 所有评论
谈价值意识

  ——“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我初到英国读书时,一位很爱护我的教师——辛博森先生——写了一封很恳切长信,给我讲为人治学道理,其中有一句话说:“大学教育使人有正确的价值意识知道权衡轻重。”于今事隔二十余年,我还很清楚地记得这句看来颇似寻常的话。在当时,我看到了有几分诧异,心里想:大学教育功用就不过如此么?这二三十年的人生经验才逐渐使我明白这句话分量。我有时虚心检点过去,发现了我每次的过错失败都恰是当人生歧路,没有能权衡轻重,以至去取失当。比如说,我花去许多工夫读了一些于今看来是值不得读的书,做了一些于今看来是值不得做的文章尝试了一些于今看来是值不得尝试的事,这样地就把正经事业耽误了。好比行军,没有侦出要塞,或是侦出要塞而不尽力去击破,只在无战争重要性角落徘徊摸索,到精力消耗完了还没碰着敌人,这岂不是愚蠢?

  我自己对于这种愚蠢有切身之痛,每衡量当世人物,也欢喜审察他们是否有犯同样的毛病。有许多在学问思想方面极为我所敬佩的人,希望本来很大,他们如果死心踏地做他们的学问成就必有可观。但是因为他们在社会上名望很高,每个学校都要请他们演讲,每个机关都要请他们担任职务,每个刊物都要请他们做文章,这样一来,他们不能集中力量去做一件事,用非其长,长处不能发展,不久也就荒废了。名位中国学者大患。没有名位去挣扎求名位,旁驰博骛,用心不专,是一种浪费;既得名位社会视为万能,事事都来打搅,惹得人心花意乱,是一种更大的浪费。“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在“为人”“为己”的冲突中,“为人”是很大的诱惑。学者遇到这种诱惑,必须知所轻重,毅然有所取舍,否则随波逐流,不旋踵就有没落之祸。认定方向立定脚跟,都需要很深厚修养

  “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是儒家人生理想上所表现价值意识。“学也禄在其中”,既学而获禄,原亦未尝不可;为干禄而求学,或得禄而忘学便是颠倒本末我国历来学子正坐此弊。记得从前有一个学生刚在中学毕业,他的父亲就要他做事谋生,有友人劝阻他说:“这等于吃稻种。”这句聪明话可表现一般家长教育子弟为投资的心理。近来一般社会重视功利青年学子便以功利自期,入学校只图混资格敲门砖,对学问没有浓厚兴趣,至于立身处世道理更视为迂阔而远于事情。这是价值意识混乱教育根基坚实,影响到整个社会风气以至于整个文化轻重倒置,急其所应缓,缓其所应急,这种毛病在每个人的生活上,在政治上,在整个文化动向上都可以看见。近来我看了英人贝尔《文化论》(Clive Bell:Civili-zation),其中有一章专论价值意识文化要素,颇引起我的一些感触。贝尔专从文化观点立论,我联想到价值意识”在人生许多方面的意义。这问题值得仔细一谈。

  自然界事物纷纭错杂,人能不为之迷惑,赖有两种发见:一是条理,一是分寸条理联系线索分寸本末轻重。有了条理事物才能分别类居,不相杂乱;有了分寸事物才能尊卑定位,各适其宜。条理横面上的秩序分寸是纵面上的等差条理在大体上是纯理活动产品,是偏于客观的;分寸鉴别有赖于实用智慧,常为情感意志所左右,带有主观成分。别条理,审分寸,是人类心灵的两种最大的功能。一般自然科学在大体上都是别条理的事,一般含有规范性学术文艺伦理政治之类都是审分寸的事。这两种活动有时相依为用,但是别条理易,审分寸难。一个稍有逻辑修养人大半能别条理,审分寸则有待于一般修养。它不仅是分析,而且是衡量;不仅是知解,而且是抉择。“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这件事本很琐细,但足见孔子心中所存的分寸,这种分寸是他整个人格的表现

  所谓审分寸,就是辨别紧要的与琐屑的,也就是有正确的价值意识。“价值”是一个哲学上的术语,有些哲学家相信世间有绝对价值,永住常在,不随时空人事环境转移,如康德所说的道德责任黑格尔所说的永恒公理。但是就一般知解说价值都有对待高下相形,美丑相彰,而且事物自身本无价值可言,其有价值,是对于人生效用效用大小价值就有高低。这所谓“效用”自然是指极广义的,包含一切物质的和精神的实益,不单指狭义功利主义推崇安富尊荣之类。作为这样的解释价值意识对于人生委实是重要。人生一切活动,都各追求一个目的,我们必须先估定目的有无追求价值。如果根本没有价值而我们去追求,只追求较低的价值,我们就打错了算盘,没有尽量地享受人生最大的好处。有正确的价值意识,我们对于可用力量才能作最经济分配,对于人生丰富意味才能尽量榨取。人投生在这个世界里如入珠宝市,有任意采取的自由,但是货色无穷担负力量不过百斤。有人挑去瓦砾,有人挑去钢铁,也有人挑去珠玉 ,这就看他们的价值意识如何。

  价值意识应用范围极广。凡是出于意志行为都有所抉择,有所排弃。在各种可能的途径之中择其一而弃其余,都须经过价值意识审核。小而衣食行止,大而道德学问事功,无一能为例外。

  价值通常分为真善美三种。先说真,它是科学的对象。科学的思考在大体上虽偏于别条理,却也须审分寸。它分析事物属性,必须辨别主要的与次要的;推求事物成因,必须辨别自然的与偶然的;归纳事例原则,必须辨别貌似有关的与实际有关的。苹果落地常事,只有牛顿抓住它的重要性发明引力定律;蒸汽上腾是常事,只有瓦特抓住它的重要性发明蒸汽机。就一般学术研究方法说,提纲挈领是一套紧要工夫,囫囵吞枣必定是食而不化。提纲挈领需要很锐敏价值意识

  次说美,它是艺术对象艺术活动通常分欣赏与创造。欣赏全是价值意识鉴别艺术趣味高低全靠价值意识强弱趣味低,不是好坏鉴别,就是欢喜坏的而不了解好的。趣味高,只有真正好的作品才够味,低劣作品可以使人作呕。艺术方面的爱憎有时更甚于道德方面的爱憎行为失检可以原谅,趣味低劣则无可容恕。至于艺术创造更步步需要谨严价值意识。在作品酝酿中,许多意象纷呈,许多情致泉涌,当兴高采烈时,它们好像八宝楼台,件件惊心夺目,可是实际上它们不尽经得起推敲艺术家必能知道割爱,知道剪裁洗炼,才可披沙拣金。这是第一步。已选定材料需要分配安排,每部分的分量讲究各部分的先后位置也有讲究。凡是艺术作品必有头尾身材,必有浓淡虚实,必有着重点与陪衬点。“罾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艺术作品意思安排也是如此。这是第二步。选择安排可以完全是胸中成竹,要把它描绘出来,传达给别人看,必借特殊媒介,如图画用形色,文学语言。一个意思常有几种说法,都可以说得大致不差,但是只有一种说法,可以说得最恰当妥帖。艺术家对于所用媒介必有特殊敏感觉得大致不差的说法实在是差以毫厘,谬以千里,并且在没有碰着最恰当的说法以前,心里就安顿不下去,他必肯呕出心肝推敲,这是第三步。在实际创造时,这三个步骤虽不必分得如此清楚,可是都不可少,而且每步都必有价值意识鉴别审核。每个大艺术家必同时是他自己的严厉的批评者。一个人在道德方面需要良心,在艺术方面尤其需要良心良心使艺术家不苟且敷衍,不甘落下乘。艺术上良心就是谨严价值意识

  再次说善,它是道德行为对象人性本可与为善,可与为恶,世间善人少而不善人多,可知为恶易而为善难。为善所以难者,道德行为虽根于良心,当与私欲冲突,胜私欲需要极大的意志力私欲引人朝抵抗力最低的路径走,而道德行为往往朝抵抗力最大的路径走。这本有几分不自然。但是世间终有人为履行道德信条不惜牺牲一切者,即深切地感觉到善的价值。“朝闻道,夕死可矣。”孔子醇儒,向少作这样侠士气口吻,而竟说得如此斩截者,即本于道重于生命一个价值意识古今许多忠臣烈士宁杀身以成仁,也是有见于此。从短见功利观点看,这种行为有些傻气。但是人之所以为人,就贵在这点傻气。说浅一点,善是一种实益,行善社会才可安宁人生才有幸福。说深一点,善就是一种美,我们不容行为瑕疵,犹如不容一件艺术作品缺陷。求行为的善,即所以维持人格的完美与人性尊严。善的本身也有价值等差。“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奢也宁戚。”重在内心不在外表。“男女授受不亲,嫂溺援之以手”,重在权变不在拘守条文。“人尽夫也,父一而已”,重在孝不在爱。忠孝不能两全时,先忠而后孝。以德报怨,即无以报德,所以圣人主以直报怨。“其父攘羊,其子证之”,为国法而伤天伦,所以圣人不取。子夏丧子失明而丧亲民无所闻,所以为曾子呵责孔子自己的儿子死只有棺,所以不肯卖车为颜渊买椁。齐人嗟来之食,义本可嘉,施者谢罪仍坚持饿死,则为太过。有无相济是正当道理,微生高乞醢以应邻人之求,不得为直。战所以杀敌致胜,宋襄公不鼓不成列,不得为仁。这些事例有极重大的,有极寻常的,都可以说明权衡轻重道德行为中的紧要工夫道德行为艺术一样,都要做得恰到好处。这就是孔子所谓“中”,孟子所谓“义”。中者无过无不及,义者事之宜。要事事得其宜而无过无不及,必须有很正确的价值意识

  真善美三种价值说明了,我们可以进一步谈人生理想。每个人都不免有一个理想,或为温饱,或为名位,或为学问,或为德行,或为事功,或为醇酒妇人,或为斗鸡走狗,所谓“从其大体者为大人,存其小体者为小人”。这种分别究竟以什么为标准呢?哲学家们都承认人生最高目的幸福。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对于这问题也各有各的见解。积学修德可被看成幸福,饱食暖衣也可被看成幸福。究竟谁是谁非呢?我们从人的观点来说,须认清人的高贵处在哪一点。很显然地,在肉体方面,人比不上许多动物,人之所以高于禽兽者在他的心灵。人如果要充分地表现他的人性,必须充实他的心灵生活幸福是一种享受享受者或为肉体,或为心灵。人既有肉体,即不能没有肉体享受。我们不必如持禁欲主义清教徒之不近人情,但是我们也须明白肉体享受不是人类最上的享受,而是人类与鸡豚狗彘所共有的。人类最上的享受心灵享受。哪些才是心灵享受呢?就是上文所述的真善美三种价值学问艺术道德几无一不是心灵活动,人如果在这三方面达到最高的境界,同时也就达到幸福境界。一个人的生活是否丰富,这就是说,有无价值,就看他对于心灵精神生活的努力和成就大小。如果只顾衣食饱暖而对于真善美漫不感觉兴趣,他就成为一种行尸走肉了。这番道理本无深文奥义,但是说起来好像很迂阔。灵与肉的冲突本来是一个古老而不易化除的冲突。许多人因顾到肉遂忘记灵,相习成风,心灵生活便被视为怪诞无稽的事。尤其是近代人被“物质舒适”一个观念所迷惑,大家争着去拜财神财神也就笼罩了一切。“哀莫大于心死”,而心死则由于价值意识错乱。我们如想改正风气,必须改正教育,想改正教育,必须改正一般人价值意识

  • 所有评论
分享到: 更多

序言

编者导言

博雅通识篇

生活知能篇

助人自助篇

附录

经典导读

聚集 7

话题:19

回帖:0

TED公开课爱好者

聚集 6

话题:10

回帖:0

“全人生命”讲座

聚集 6

话题:12

回帖:0

电影与人生

聚集 6

话题:11

回帖:0

艺术导赏

聚集 2

话题:9

回帖:0




汕头大学出版社 © 2013